多級泵

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免費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: 400-0011-1162
導航菜單

多級泵技術

【鳳泉工業】20世紀70年代大塊工業見聞

【導讀】這是一篇錄音通訊整理的文章,1978年12月15日,由中共新鄉縣委通訊組、河南人民廣播電台記者以《光明之路》爲標題進行了宣傳報道。那時候的大塊公社,采取“黨的領導是關鍵”、“‘母雞下蛋辦法好”、“圍繞農業辦工業”、“要搞有米之炊”等發展社隊企業經驗,先後發展起大塊機械廠、大塊造紙二廠、大塊公社充氧廠、大塊大隊面粉廠、大塊公社提灌站等一批對外開放單位,共接待11批、13個國家,計179人的港澳同胞、僑胞和外國友人。

大塊提灌站(秀才莊)

(明快的音樂漸出、混)

我們乘坐的汽車穿過新鄉市跨越武嘉灌河大橋,進入了新鄉縣大塊公社境內。憑窗望去,只間一座座新興的工廠伴著高聳的煙囪掠目而過,柏油馬路上穿梭的汽車、拖拉機,標著醒目的“大塊公社”的字樣;方方正正的田野裏一片綠海,麥苗兒格外茁壯喜人……。

我們懷著滿意的心情,在大塊公社訪問了七、八個村莊,看了幾十個大大小小的社隊工廠和農田基本建設的骨幹工程。所聞所見,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我們來到公社第二造紙廠,只見廠裏草垛成山。染煮車間裏,空中緩慢地轉動著一個龐然大物——蒸球,活像課堂上的地球儀。造紙車間機聲轟鳴(出紙機轉動聲、漸隱),工人聚精會神地進行著操作。一張張潔白的的油光紙從烘缸上脫下卷成大卷。廠黨支部書記李國卿告訴我們:這個廠是頂著“四人幫”的嚴重幹擾,于1976年3月動工,當年11月試車投産的,日産白紙4噸半,每年純利潤可以拿到100萬元,現在已經把這個廠賺過來了。

二紙廠的東鄰,是公社充氧廠。一進充氧車間,嘿!如臨豐收的黃瓜架子裏,滿屋豎著氧氣瓶,一哆噜一哆噜的。一位值機的小夥子說:“充一瓶氧氣是6塊錢,要是電和氧氣瓶跟得上,一天充上600瓶沒問題。”究竟這個廠一年能給公社積累多少錢,我沒合計,你去算算就明白了。再往裏走,是制氧車間(出制氧機聲),廠負責人熱情地給我們介紹了制氧的原理和方法,最後他指著藍天風趣地說:“你們看!大氣就是我們的原料!這就叫就地取材。”

自從有了充氧廠以後,全公社大小機械廠的焊接、氣割等需氧問題全解決了。機械廠上去了,又帶動整個社隊企業活躍起來。人們把這叫做以廠保廠,也叫象棋上的“連環馬”。

六閘(塊村營)

迎着晚霞,我们来到了公社机械厂。(出空气锤声、压混)进了宽敞的大门,就听见锻工车间大锤叮当,气锤咚咚,宽阔的厂院里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农用水泵、面粉机,还有工业上用的多級泵等各种各样的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,准备发货出厂。到了机工车间我们都愣住了,真是叫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社办厂的家当,(出车床转动声、渐隐)车、钻、磨、锯、刨、铳各种机器设备就有四、五十台,从东到西数路纵队摆满了上千平方米的大厂房,轰鸣声汇成一种巨流震耳欲聋。工人熟练的按着电钮,巨大的天车按照他的意愿灵活地工作起来,它伸出长长的铁臂,把上吨重的铸件轻轻抓起,又稳稳当当放到了加工的车床上,看着真使人入迷。这里有个铸造车间,规模更为可观。能工巧匠正在猫着腰精心制作蒸球上的大牙轮造型,这种铸件直径2米多,一吨多重,很难使人相信这是只具有普通翻砂条件的小厂制作的。除了铸造间,只见工人们爬上高架,正在给什么东西喷漆呢!走近一看,原来是两吨卧式快装锅炉。“哎呀!你们真是敢想敢干啊。”

大塊公社的隊辦工業發展地也很快。陳堡大隊有了日産上噸的白紙廠,月産60萬塊的磚瓦廠,還有規模可觀的機械廠;塊村營大隊自力更生建起了大型的造紙、紙盒聯合工廠,日産6萬斤的面粉加工廠,秀才莊第二生産隊鍋爐廠能夠生産2噸臥式鍋爐和容量20噸的大油罐,第四生産隊去年工副業産值達到50萬元,名列前茅。

公社黨委書記段德旺對記者說:(出講話錄音)

現在俺的社隊企業已經發展到128個,生産的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有農業機械、紙張、磚瓦、氧氣,還有蒸球,鍋爐也正在上,全社的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大約有60多種,現在我們還給大工業搞些配件。年産值達到1300多萬元,占工農業總收入的百分之七十多。工業的高速發展促進農業高速度,8年來,全社糧食總産平均每年遞增14%,今年我們給國家貢獻糧食700多萬斤,社員生活也有了明顯的提高。我們體會到:農業要大上,單一經營不行,必須農、工、副結合。(錄音講話止)

爲什麽大塊變化這麽快?

是伸手向上要來的嗎?不是!

他們是艱苦創業,自力更生辦起來的。

是搞平調掏社員的腰包了嗎?也不是!是這裏有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嗎?更不是!

大塊是新鄉縣有名的“窮棒子”社,1963年還吃國家統銷糧300多萬斤。

那麽究竟這家的“訣竅”在哪裏?

被人稱爲社辦企業的“總工程師”、黨委副書記李文軒回答了這個問題。他說:(出李文軒講話錄音)

俺這幾個人都是些老粗,說不上個啥經驗。要叫我說啊,辦工業關鍵黨委要重視,決心大不大。當然,我們也不是一下子就認識了。你要說誰不想改改面貌?沒有錢光說空話會中?1968年我們抓了下鐵木業社,當年10月份就收入八千來元錢,覺得這怪得呀!接著到1969年2月賺的錢除還賬以外,還落萬把塊,這才真正認識到這個問題很重要。看來,農、副、工這條路是非走不可!當時我有病,一說辦工業勁就來了,我把鋪蓋一夾搬到廠裏,廠裏半夜有事,半夜就去解決。黨委一重視,這一年機械廠人員增到五、六十個,年産值達到20多萬元,後來我們把這個廠當做“老母雞”,叫它給我們“下蛋”。一廠變兩廠,兩廠變四廠,翻騰了七、八年,社辦廠發展到10來個,1200人,今年總産值拿到680萬元沒問題。我們一抓社辦廠,大小隊都跟著學,再加上公社廠的支持,隊辦企業也很快發展起來了。(講話止)

老李辦工業確有一套過硬本領。他認准的事,誰也擋不住,非幹到底不可。那些年月,正是林彪、“四人幫”猖獗之時,誰都怕說“物質刺激、獎金挂帥”,可是大塊公社堅持政治挂帥和物質鼓勵想結合。1969年他在各廠樹了十個標兵,敲鑼打鼓把獎狀、獎品、鏡框、紅花送到家,震動很大。機械廠老工人武文順有重大貢獻,數爲標兵以後,物質獎勵折合款300多元。李文軒說:“怕什麽!咱這”芝麻官“算不了啥,要叫我幹,就得這麽辦,不叫幹算拉倒!”(抽水機聲漸出、混)

大塊二級提灌站(小塊村)

社隊企業的發展,爲農田基本建設提供了資金,推動了農田基本建設。公社一級提灌站正在開機冬灌,正把武嘉灌河水提上來,沿著筆直的渠道流向嫩綠的麥田。(出流水聲、混)

工業辦公室主任王志興給我們說:“過去基本上沒什麽大的工程。可是近六、七年間,全社先後興建提灌站五座,打機井700眼,修建幹、支、鬥渠道50條,總長250華裏,還修建橋梁、涵閘120座。這些工程總投資220多萬,除國家投資6萬以外,全是社、隊企業利潤。爲了實現提灌、自流、井灌三保險,最近公社黨委決定再拿出150萬,再新打機井200眼,配套以後,水的問題就徹底解決了。”

社隊工業的發展大大加快了農業機械化的步伐。初步統計,幾年來社隊企業爲農業機械投資515萬元,現在全社共有拖拉機92台,汽車22部,柴油機、電動機1100多台,購買和制造收割、播種以及其它中小型農業機械2100多件,耕作、排灌、脫粒、植保和農副电影日本强奷在线播放加工都實現了機械化和半機械化。

隨著生産的發展,社員生活富裕起來,集體福利事業越辦越好、去年平均每人分配達到126元,口糧標准平均超過500斤,全社實行了社、隊聯辦合作醫療,社員建新村樓房,每間由公社無償補貼100元,多數大隊都有電影放映機,不少大隊已經有了電視機。

在块村营大队参观队办工业的时候,我们顺便访问了一户搬迁新村的贫农社员郭春喜一家。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大娘满脸堆笑,热情地给我们打招呼: (出录音)哈哈!坐那歇歇吧!叫给您倒点水喝吧!问:住几间房子呀?答:9间房子呀!这是6间,上头3间。(录音止)

通過攀談知道他們全家是5口人,住了9間房,一部收音機,一輛自行車,吃糧不用說,去年還分現金400多元。5口人怎麽能住完9間房呢!提起這個,大娘更是樂得合不攏嘴,指著她的三兒子郭春喜說:“樓上3間空著呢!那是等俺的喜“典禮”時候住的!“大娘說罷,小夥子羞得臉都紅潤起來。事後大隊幹部給我們說:您看那一戶,過去是老救濟對象,現在比著也是俺隊最差的戶。

社隊工業的發展,不僅縮小了城鄉差距,工農差別,而且也促使集體經濟內三級經濟比重發生了明顯的變化。1969年,公社、大隊兩級只占三級經濟的29%,去年就上升到70%。公社、大隊經濟壯大了,爲將來逐步過渡到更高階段創造了物質條件。(音樂漸出、混)

民生渠與渠首閘

大块人走上了光明之路。从这里,我们看到了社队企业的强大生命力,看到了我国现代化农业的美好前景。看到了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所在。我们坚信,大块人民在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,在新的长征路上,一定能够取得新的更大的胜利。 (音乐扬起,止)